《跟死对头闪婚后,他成了醋王》沈望舒,顾夕染_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跟死对头闪婚后,他成了醋王

小说:现代言情-马甲

作者:二醉

简介:【高甜+马甲+团宠+强强】顾夕染,十九岁,母不祥,父不爱,养在乡下十八载,一朝回家惹人嫌,嫁给将死人作伴。岂料便宜丈夫太俊俏,勾得她心热把人救,殊不知这是她死对头。陆祁,二十八,杰出俊秀人人夸。一朝被暗算,险些命不保,幸得母亲乱点谱,娶了鬼医圣手。身体好,动起了liao。忙追查,忙追杀,忙哄妻,忙吃醋。终要打败死对头,却惊觉那是自家小造作!夫妻双双把家还,跪着榴莲求平安!

角色:沈望舒,顾夕染

跟死对头闪婚后,他成了醋王

《跟死对头闪婚后,他成了醋王》第1章 怎么想不开跑去嫁人免费阅读

L:老大,对方又加价了。

一身红色嫁衣的人挑眉看着刚收到的消息,纤细白嫩的手指在手机上轻点。

R:加到多少?

L:十个亿!

瞳孔猛然放大,呼吸一窒!

顾夕染身体不自觉往前倾,死死地盯着刚收到的讯息——

十个亿!

我屮艸芔茻!

她以前救人,可从来没收到过这么高的诊费!

L:老大,接不接?

又一条消息。

接。

指尖迟迟没点发送键。

顾夕染抬头看着前面的司机,据说是新郎官的表哥,不知道把他打晕再跑个路行不行!

开车的沈望舒忽然觉得自己后脑勺凉凉的,视线余光瞥了眼后视镜。

新娘双手拿着手机,大概是察觉到自己的目光,她居然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,傻里傻气。

哎,沈望舒叹息。

要不是表弟躺在病床上,就这样的货色,给他提鞋都不配!

听着前排传来的声音,顾夕染垂眸冷笑。

居然敢嫌弃自己,好想锤爆他的狗头。

她不屑地勾勾嘴角,重新打出两个字——

R:不接!

回复眨眼出现。

L:老大,那可是十个亿,亿,不是块!

R:要嫁人,没空。

发完这句话,不管造成多大轰动,顾夕染直接把人拉黑,顺便退出隐私系统。

耳根清净了。

不过想着那唾手可得的十个亿,她的心在滴血。

好多钱,好想拥有!

但愿这位尊贵的客户能熬久一点,熬到她躺床上的‘丈夫’嗝屁,熬到自己出手。

现在,谁都不能拦着她当寡妇!

而被拉入黑名单的罗旭,情绪还未从嫁人两个字中脱离,暗网的悬赏再次更新,他眼睛都直了。

涨了,又涨了,现在二十个亿!

老大怎么想不开跑去嫁人,她才十九,赚钱不好吗?

巨款,巨巨巨巨款呀……

“下车!”

车子开进一座独门独户的别墅。

顾夕染推开车门,看着眼前的三层别墅,眼底有小火苗在跳动。

不愧是江市老牌的顶级世家,用来安置一个将死之人的别墅竟然在滨江城。

这儿可是市内最顶级的别墅区,没有之一。

不知道她那短命丈夫死了后,陆家能给多少补偿。

不说别的,起码这套别墅应该是她的。

转手卖出去也能值几个亿,能稍微弥补一下她不能出诊的损失。

十个亿,想想就心痛。

沈望舒回头看着低头揪着心口衣服的人,不耐地催促。

“快点!”

急着去投胎吗?

跟在他身后,顾夕染悄咪咪地翻了个白眼,指尖轻弹。

药量很低,半个小时后发作,但愿他能忍住不挠。

不挠的话,痒十分钟。

挠了,一个小时。

“姨妈,人带到了。”

大厅沙发上,坐着一位中年美妇,妆容精致,可是没能遮住那双红肿的双眼。

她凝眸看了局促的儿媳妇,随后看向沈望舒。

“望舒,辛苦你了。”

沈望舒此刻的声音也透着一股哀伤。

“我都没帮上忙,姨妈,你要保重自己,阿祁一定会好起来的。”

别,还是别好吧。

顾夕染心中默默祈祷,她可是听说新郎快挂了才同意嫁的。

他们之间,没有离婚,只有丧偶!

“借你吉言。”

沈海韵笑不出来,医生已经下了最后通牒,就在这几天。

她苦命的儿子,怎么就这么倒霉!

陆氏集团在他的带领下蒸蒸日上,俨然成了江市的领头羊。

但是他却遭遇车祸,全身大范围骨折,器官多处受损,如今快速衰竭。

纵然请了诸多一流医生,都不能挽回他的性命。

甚至,他已经很久没苏醒过。

既然儿子要走,总不能孤零零地离开,帮他娶个媳妇,是自己唯一能做的事情。

“夕染是吧,我先带你上楼,要给阿祁擦洗了。”

啥?

擦洗?

她不是来做佣人的!

顾夕染看着沈海韵的背影,深吸一口气。

忍了。

听他们的对话能确认,她这位丈夫是真的不行了。

不就是擦洗吗?

她保证完成任务。

踩上台阶的那一刻,她看向坐下的沈望舒,无声地开口。

“表哥,祝你好运。”

过会儿可千万别挠!

“进来吧。”

沈海韵走到二楼,伸手推开房门。

这栋别墅唯一的红色囍字就贴在这扇门上。

顾夕染嗅着鼻端传来的淡淡薄荷香气,慢慢迈步走进房间,在看到床边摆放着的各种高端仪器后,她眼前一亮。

这可都是钱,等人嗝屁,她会想办法全卖了。

又是一笔收入!

“去把妆卸了,衣柜里有你的衣服,也去换了。”

沈海韵在床边坐下,看着昏迷不醒的儿子,眼泪情不自禁又溢出眼眶。

她苦命的儿子呀!

“知道了。”

顾夕染的注意力终于转移到了床上——

我的天,怎么没人告诉她,这位陆祁先生长得这么好。

比娱乐圈公认的第一帅还要出众!

这么帅的人,居然要挂了,好可惜……

“还傻站着做什么?赶紧去换衣服,我待会教你怎么照顾阿祁。”

沈海韵语气不善,回头瞪了顾夕染一眼。

顾夕染转身打开衣柜,拿了衣服就往洗手间走去。

儿子要嗝屁,脾气难免大了些。

她大人有大量,不计较!

进了洗手间,直接反锁。

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顾夕染这次白眼翻上了天。

为了这新娘妆,她可是五点就被人从床上揪起来了。

丫的,被放养在外十八年,她真差点忘记自己是顾家人!

不过借助陆家,她能彻底摆脱顾家,好事一桩。

想到那一家四口的德行,顾夕染冷笑。

她是随便能算计的人吗?

几分钟后,脸上的浓妆卸完。

镜子中的人,标准的瓜子脸,水汪汪的杏眼,高挺的鼻梁,花瓣一般的嘴唇。

我怎么这么好看!

顾夕染心中陶醉,拉开裙摆,取出绑在腿上的紫檀木盒。

这可是她的宝贝,换脸必备。

马上要做寡妇的人,还是低调些好。

取出木盒中的金针,顾夕染对着镜子施针。

很快她的脸发生变化,不再艳气逼人,最多算个清秀佳人。

就是披散下来的黑发不太和谐。

因为做造型,打了不少发胶。

算了,洗个澡吧。

她这个婆婆很会哭,自己给她时间,好好哭一场!

不过,她是不是忘记了点什么事?

客房中,沈望舒背靠墙蹭个不停,一脸痛苦。

同时,他的双手也没闲着,一直挠呀挠,挠呀挠……

原创文章,作者:二醉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longtengit.com/xiaoshuo/12513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